【龙凤胎底家啦】王兰芬/悲剧与喜剧之间的距离

2019.09.19 -

那天与朋友相约,聊到一半她接到电话,立即神色仓皇,眼眶发红,挂掉电话的同时已经起身背起包包,说:「我妈妈脑出血摔倒,已经送去医院。」接着匆匆离去。

怕打扰,几天不敢跟她联络,后来在路上遇到,赶紧问现在怎么样了。「妈妈在加护病房,医生说是中风,要看这几天的变化,年纪大了,目前无法开刀。」朋友神情虽然沉重,眼角含泪,却说着说着脸上的肌肉竟渐渐松开,出现了笑意。

哎呀,该不会是过度悲痛以至于精神都错乱了吧。正这样胡乱想着,朋友开口:「这事实在是,说起来,太荒谬了。」

那天一家四个兄弟姊妹跟其他家人紧张不已地赶到医院,病人已经被送进加护病房,只能在外面焦急等待。过了不知多久,忽然有个医生冲出来说:「快,家属快进来,你妈妈已经在急救,如果三十分钟还是没有恢复生命迹象,就要宣告死亡。」

一群人慌慌张张跟着进加护病房,床上的老太太脸上罩着氧气,全身都是管子,看来的确已经是药石罔效,朋友紧紧抓着老人的手泪流满面,其他人喊妈的喊妈,叫阿嬷的叫阿嬷,哭成一团。三十分钟过去,医生拿来死亡证明,要朋友的哥哥签字。

哥哥抹掉眼泪,戴上眼镜,接过笔,正要签名,突然眼角扫过文件上端,抬头迟疑地开口:「这……我妈的名字写错了。」医生拿过来,问:「不是叫某某吗?」「不是,叫某某某才对。」兄弟姊妹异口同声。

医生推了推眼镜,不知多尴尬地四顾一番,然后说:「欸,不好意思,某某某是在那一床。」他们看过去,躺在对面,形体样貌跟这边这位还真的挺像的,不正就是他们的妈妈吗?

「说也奇怪,本来妈妈中风我们很难过的,但因这段插曲,突然觉得妈妈只是昏迷,人还没走,已经是很值得庆幸的事。」朋友这次真的笑了。

原来悲剧与喜剧之间的距离,不过就是一个转念啊。

阅 193
0

现代人越来越「懂吃」,不但激励了餐厅业者努力端出好菜,各式美食评比、指南也成为饕客们「觅食」的指标。这次,全球 […]